四 季

秋天,特別溫柔,一個帶著淡淡桂花香氣的季節。秋風起,落葉黃。在許多人眼中是哀愁的、帶著一絲無奈與淒涼的季節。每個人對於秋天的解讀不盡相同,在我看來是溫柔、安寧的,沒有夏天的驕陽似火;也不見冬天的朔風凜冽。他將落葉染成了一片晚霞,是暖和的色調。

眼看著即將入冬,秋天收拾了手提箱,悄無聲息的離去。他呀,其實不捨得,尚留了一些餘溫,可是多虧了秋天的眷戀,臺灣的冬天才不至寒風刺骨。

冬天在來的路途上和秋天錯身而過,一片片枯葉爭相著鑽出了箱子,盡數向冬天飛去,像是在問早一般的繞著他飛了幾圈後便開始破碎、撕裂,最後落地成了一撮土。冬天並未停下腳步,他莞爾一笑。而秋天,他只是抖了抖衣袖。冬天繼續趕路,今年的旅途和往年沒有太大的變化,一樣的寒暖交織,一樣的擦肩而過,只是枯葉又多了些許。

今年也是暖冬啊。當冬天卯足了勁卻發現只有高山下了點雪時,氣哭了,豆大的水珠奪眶而出,順著臉頰線條奔跑,跑出了一條又一條曲折的小徑,打濕了衣襟,雜亂無章的紛紛落下成了雨點。雨點滴滴答答砸在池塘水面上,泛起一圈又一圈的漣漪。殊不知這只是前奏罷了。他越想越委屈,眼神中盡是不甘,不是冬天麼?怎麼就下不了雪了?他又哭了出來,這次哭得撕心裂肺。

大雨傾盆,凹陷的路面積了點水。寒風中,雨水把鐵皮屋頂敲得砰砰作響;雨絲斷了線後在車窗上奮力賽跑著,有人站在路旁卻被車輛駛過濺起的水花潑了滿身;有人忘了攜傘出門,於是冒著大雨衝進了對面的騎樓。

冬天這一哭,就是整天,直到入夜了才消停些。

這是一個不太冷的冬天。秋天肯定不知道自己的留戀造就了幾場滂沱大雨,往年也是這樣的。不過,這是他留給這片土地,最後的溫柔。

一月的梅花綻放,滿山遍野,甚是壯觀,冬天折了幾枝,小心翼翼的揣在懷裡,深怕一不小心就會弄碎似的。

三月,高山上雪融了,他知道該離去。如今梅花枝也成了那一撮土,連同這個季節的回憶一起,深深的埋下了。

把新的一年,交給春天。

然後春天這小王八蛋接了棒馬上甩給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