彌 留

—為溝仔尾與紅毛溪

輕撩舊薄紗
爲付之橫亙數十年,原以為
將不朽的一笑
尋找倩影
迷失的她

踏遍小巷、屋宇
溝上小橋

聽說,關於伊人璀璨身世輕狂
橫臥在鑲金的溫床
古時流竄的腥臊
始終不損她氣質清芳
近百風華

直到
霸道一次狂亂
直到頂頭灌入,直到我溯游
往昔溝渠,她早已
霜結水之下

內心最多情的填補
作為終告
補上黑白相間,她的大厝
爲她蓋上,蓋上水被,蓋上無空隙
重重,將所有記憶的刻痕
封釘

哀悼百日
踏步瞻仰黑白,走
向冥冥
無水一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