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一條回內本鹿的路( 註1)

一切都從傾圮的石板屋開始。

在小米曝曬的地方, 青年霍松安帶著族人, 沿著鹿野溪向上溯源。鹿野溪是布農族的源流, 也是回家的路。

風不斷翻閱族人的企圖, 雨決定撬開尋根的腳步, 為了尋找遺失的Mai- asang ( 註2), 每個勇士都要學習拉馬達星星( 註3) 的堅忍, 將所有的痛楚摺疊、磨平。

山風持續揮舞著砍刀, 以嚴酷的刀鋒試圖削弱回家的意志。族人若要踏進黑熊的生存領域, 就要去瞭解它們流離的意義, 若要找回祖先, 就得與祖靈相遇, 就要學習布農族的豪邁與強大。

一路上族人狩獵淒風苦雨, 狩獵曠野的蒼茫, 狩獵山林的咆哮。細聽鹿鳴, 辨識星圖, 緩步前行, 砍平瘴癘。有黃喉貂在前面小徑引路, 族人開始模擬黑熊的腳步, 穿越風雨森林, 在每一個高峰與低谷間, 尋找回家的路。一邊整理水鹿遊走的小路, 一邊搖醒幾隻山雀, 等待鳥聲完成一首歌, 用來梳理內本鹿的早晨。時間用苔蘚和崩崖, 雕塑獵徑的艱困。族人上切高繞路, 站在稜線, 放眼追蹤雲霧的去處, 嗅聞山風的土味, 分辨出哪個是屬於卑南主山的, 哪個是美奈田山的。同時在土地埋入臍帶, 便有祖靈流入, 便有家屋在前面等待。

以獵刀削尖眼神的銳利, 讓篝火在身上埋伏熱情, 跨越時空的邊境, 終於抵達內本鹿。在陣陣炊煙中, 放任祭禱在風中滋長, 與 Gagga( 註4) 相認, 在卑南主山下生根。你們一定要記得耆老蘭嘎士的話, 不要戀棧一地, 要不斷遷徙, 要將 mihumisang ( 註5) 與小米酒放進血液, 布農的強悍就開始在高山奔跑。

( 註1) 內本鹿: 是中央山脈卑南主山以南、雙鬼湖以北, 中央山脈東側為主的廣大區域, 為布農族的傳統領域

( 註2)Mai- asang: 祖居地

( 註3) 拉馬達星星: 大關山事件犧牲的布農族烈士

( 註4)Gagga: 律法

( 註5)mihumisang: 耆老的祝福, 有長壽與活著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