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礁裡的提琴

你來的時候,天空往往是淺的
深不過白色
槍托是有顏色的,軍靴也是
鐵蒺藜圈住一個時代的心跳
狙擊了所有音符,當你開口
發覺自己沒有舌頭辯解
在這裡,血肉與石灰質沒有分別
你被指派,成為一隻安靜的珊瑚蟲
構築一座巨大、且沈默的環礁

當你正直的脊柱,刻滿計算日子的劃痕
不會有人曾真正閱讀過你的身世
新生訓導處是異點,你是質數
不斷被拷問。你除之不盡的……
流麻溝裡印滿你抗拒的足印
當有人要你成為環礁,你便鑿開它

在漂流的環礁裡,你僅有的
不過是一點希望,以及莫大的決心
在破船及廢墟間翻找任何音樂性的可能
用一把破鋼鋸
移植自己正直的脊柱,成為琴頸
抽出不屈服的細微勇氣,安上琴弦
打磨不曾折彎的脛骨,修成琴弓

你經受過的全部苦難,遂化為激越
高昂的音符,自肉身的提琴中迸發
融化礁石,替你的舌頭
發出似海浪 悠久的雄辯

你離開不久以後
天空已經有了顏色
而你把琴,安放在每個人心中

後記:陳孟和,台北人,於1948年準備赴中國唸書前被控投共罪名逮捕,此為第一次入獄。出獄後於1952年8月再次以「參加叛亂組織」判刑十五年;9月,被押解到綠島新生訓導處。服刑期間他在照相部服外役,並且花一年時間在綠島就地取材,用一把破鋼鋸從廢船及破屋取得木板做琴身,抽廢電纜為琴弦,林投樹根為琴弓,自製一支縮小版小提琴送給外甥女。此小提琴現存於綠島人權文化園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