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獵心喜

如同一群 飢餓 豺狼
在草原上 尋覓著
找甚麼呢? 找一個 證明自己言論是自由的機會
當敏銳的鼻 嗅到了那麼一點 血腥味
獵物出現了

猶如正義言論般的利牙
所謂合理謾罵構成的舌
吞噬著,肢解著獵物的 軀體
沒有一隻狼是睜開眼的,全都狼吞虎嚥
繼續吃
從未在乎 肉
是無辜的白兔
抑或是狡詐的狐狸?
吃 就對了
大家都在吃 不吃的
是傻子
這群狼不願獨享 他們喜歡
大家一起分享獵物

當時間的風沙
終究還是把殘骸給吞噬
埋在深處
真相的化石,還會重見天日嗎?
抑或早已練成石油,模糊不清?
狼群早已散去
下一個,是誰?